来点实在的,先把路桥费降下来(

推荐人:本站 来源: 时间: 2020-09-16 14:38 阅读:
  6月8日,国务院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工作,物流业“国八条”直指物流顽疾。业内人士表示,通过减税负、过路过桥费等手段降低运输成本,他们求之不得,但是“国八条”只是一个指导性意见,还需具体的实施细则,业内担心最后“雷声大雨点小”。   小企业关注过路过桥费   物流行业中最受质疑的就是过高的路桥费。此次物流业“国八条”明确提出降低过路过桥收费,大力推行不停车收费系统,这一规定说到了物流企业的心坎儿里,尤其是那些小企业,因为过路过桥费和油费是小企业的运输成本中占的比重最大的。   济南开心物流货运中心专营兰州、西宁专线,经理岳兰臣告诉记者,去一趟兰州,来回需要七八千元的过路费,油费12000元左右,这是运输成本的大头。“国内很多路段过路过桥费与油费能达到一比一,有的路段过路过桥费甚至超过油费,如果能降低过路过桥费,无论对物流企业还是老百姓都是好事。” 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车司机直言,由于过路过桥费太高,超载便成了寻求利润的“土办法”。“没办法,不超载不赚钱。我的车核定载重量只有20吨,但从济南跑到广州,油费要6500元,过路过桥费要4500元,一吨货物的运费只给我400多元,我不超载,怎么拉活儿?”   这位司机说,从北往南,油价节节高,安徽7.3元多,江西7.4元多,广东7.5元多。“希望油费和过路过桥费都能降下来。说实话,没有人愿意超载,超载后刹车性能不良,这也是大车出事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   大企业紧盯税收和土地政策   重复征税也是物流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。对此,国务院要求,完善物流企业营业税差额纳税试点办法,扩大试点范围,尽快全面推广。这让很多大企业欣喜不已,因为即使减负一个点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。   “税负过重是困扰物流企业发展的最大障碍。除此之外,我国物流业各个环节的营业税税率不一也影响了物流业发展。”山东烟台运隆物流公司总经理秦苏表示。据了解,现行营业税将物流业务划分为运输与服务两大类:运输、装卸、搬运等运输类的营业税执行税率为3%;而仓储、配送、代理等服务类的营业税税率为5%。“假如一个第三方物流企业甲,把相关业务外包给乙来做,甲、乙两个企业都要交营业税,这样重复征税很不合理。”苏秦说。 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我国大小物流企业有6万家以上。随着一层层地外包,重复征税增加了物流成本,最终转嫁到下游,抬高了产品价格。   福建省盛辉物流集团济南公司盖家沟分公司负责人胡殿领说,他们每收20000元就要交1000多元的税,看来是按照5%的税率交的,而有些企业是按照3%交的,这加剧了他们的竞争压力。   在税费之外,国务院还强调,要加大对物流业的土地政策支持力度。这让山东盖世国际物流集团看到了希望。“济南缺一个大型农产品物流中心,我们和深圳的一家上市公司合作,要建济南市盖世农产品物流中心,运作了很长时间,土地是最大的问题。”山东盖世国际物流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刘志国说。   现在,盖家沟物流园区已经形成占地3100亩的规模,园区入驻大企业700多家,专线运输500多家。“要进一步做大,就需要科学制定物流园区发展规划,对物流园区用地给予重点保障。国家现在明确提出了发展物流的土地政策,这是一个巨大进步。”   猛药治症尚需实施细则   对于物流业“国八条”的出台,刘志国表示:“绝对是件好事情。八条政策条条都有针对性,针对物流业的顽疾,戳中了物流业的痛处。”但他也坦言,国八条’只是一个纲领性的指导意见,希望相关职能部门早日出台实施细则,将政策落到实处。”   “就怕雷声大雨点小”,不少物流业人士都有此担忧。以路桥费为例,如何才能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呢?岳兰臣说,地方的政策往往与国家的政策不统一。山东的高速公路收费平均1.7元左右,南方部分路段高达3元左右,收费不一样,降幅恐怕也不一样,能不能降下来还说不定。   司机张师傅说,近日,安徽高速公路刚刚调整了限载额度。“每公里收费2元多,超载部分要翻倍。原来规定不超过55吨,我跑安徽段,交过路过桥费1200多元。现在规定不超过49吨,我就得花1400多元。现在关键看国家政策能不能压过地方保护主义了。”   中国物流学会副秘书长、汇通天下总裁翟学魂对此也有同感。国八条’条条都好,条条都关键,但很难实施,‘国八条’的实施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。”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